2020-02-22

唐朝的画皮

原来唐朝就有画皮了,没准蒲松龄老先生画皮的灵感来源于此也说不定。说在唐德宗贞元年间,长安以西有望苑驿,王申住在其中。这人是个大善人,还是个环保主义者,亲手种了一片蔚然成林的榆树林,为来往行人遮风避日,还在旁边盖了几间茅草屋,在夏天的时候,王申就置办下许多瓜果茶水,供行人消暑。

他有个儿子,今年十三岁,格外伶俐,端茶倒水的活一般都由他来做。在一个热的透不过气的夏日午后,他们家的门又被敲响了,少年擦着疯狂涌出的汗,连忙去开门。随着吱呀一声门响,少年愣在了门口,连小溪似的流淌下来的汗珠,他都忘记去擦拭。

“噗嗤”一声,看着呆呆望着自己的少年,门外的女人笑了,“这位小哥,奴家行路口渴,可否讨些茶水来喝?”

少年呆愣片刻,飞一般跑到内室,“爹!门外有个女人讨水喝。”
父亲纳闷,“谁来咱们这不是为了讨水喝的?让进来就是了。”

看儿子嗫喏着站在原地,满脸红彤彤,分不清是热的还是羞的,只是一动不动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王申只好亲自出门,走出外屋,那位女子还站在门口,见到王申出门,羞涩一笑后便盈盈一拜,“大伯,可否讨些水来喝?”

王申略一打量,这女子身量极好,一身藕荷嫩绿的衣裙,头上戴着遮风挡日的白色头巾,怪不得儿子会羞成那样,这是个相当美丽的女人。

女人再次开口,“奴家住在离这十余里的南边,前段时间丈夫死了,还没有儿子,现在还在为夫服丧,我这次是想去马嵬坡走亲戚,因为夏日酷暑,又渴又饿,从这路过,想向善人您讨些吃的。”

王申见她说话条理分明,举止珊珊可爱。于是就留下她用饭,告诉她,“方圆十里,就我们这户人家,你现在继续走下去,走到半夜也到不了马嵬坡,这样吧,你呀,现在就在我们家吃饭,吃了饭,也甭走了,今晚就睡在这,明天一早出发,刚好傍晚就能到你亲戚家,姑娘,你觉得这样怎如何啊?”

女子听了欣喜万分,连忙行礼道谢。

吃完饭后,王申的妻子将女子带到了后堂,言谈之间,对她很是亲热,两人投缘,王妻对她以姐妹相称。

进入内堂后,女子略一打量,床上放着王妻做了一半的衣服,她也不怕生,捡起衣服来,就开始缝缝补补。王妻给她又是端茶又是端水果,不过一会功夫,自己做了几天都没做出来的衣服,竟然被女子三两下做好了。她拿起来一看,不禁啧啧称赞,针脚细密,肥瘦大小合宜,这种针线水平,绝不是一般乡野村妇能做出来的。

王妻献宝似的拿给王申看,王申大为惊异,没想到这个女孩子不仅长的漂亮,手艺还这么好。夫妻二人看看躲在门口偷看美人的儿子,不由相互使了个眼色,特别喜欢她的王妻,一边对着太阳欣赏这细密的针脚,一边跟女人开玩笑,“妹妹啊,你看你既然没有至亲了,做我的儿媳妇怎么样?”

女人听了,羞涩一笑,眼眸婉转间,风情尽显,“奴家孤身一人,但凭姐姐吩咐。”

夫妻二人听了,喜得马上准备婚礼用品,当天就给儿子媳妇办好婚礼,送入了洞房。

当时正是暑热难耐的时候,一般人家都是要开门开窗睡觉的,但是进入洞房后,女人对少年道,“最近听说盗贼很多,晚上睡觉咱们还是把门给关上吧。”于是少年听话的找来一根巨棒将门顶住了。

到了后半夜,王妻突然被噩梦惊醒,在梦中,她的儿子披头散发的哭到,“母亲,孩儿快被鬼吃光了……”

王妻惊醒后,把噩梦跟王申一说,就想起床去看看儿子,王申不耐烦道,“你这个老婆婆新得了这么好的一个新媳妇,难道是喜极而说梦话吗?”

听了呵斥,王妻一想也是,朗朗乾坤,白天那女人是那样温柔贤淑,怎么可能是鬼。于是只好勉强安慰自己躺下继续睡,刚刚睡着,又梦到儿子在梦里哭。

再次惊醒后,王申也开始觉得不对劲,连忙跟妻子下床来到了儿子房间,到了门口后,两人大呼儿子和女人的名字,门内一无声音,死寂一片。

王申大呼不好,连忙去推门,门内似乎被什么东西牢牢的顶住了,着急之下,王申毁门而入。

门一打开,里面突然窜出一个怪物,这怪物圆眼利齿,通体蓝色,猛然冲向门口,两人瞬间吓瘫在地,等怪物嘶吼着逃之夭夭后,王申强忍着悲恸进门,床上躺着的儿子,已经只剩下头发和骨头了。而在不远处的桌椅上,搭放着一张薄薄的女人皮。

《酉阳杂俎》


作者: 妖怪档案馆
微博:@妖怪档案馆

你可能还喜欢 ···

7 个回复

  1. 简相龙说道:

    厉害了

  2. amber说道:

    所以所有鬼本身都是丑陋的吗?

  3. 时轩说道:

    emmm,所以这个鬼叫啥名字。。

  4. duck说道:

    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了一定改编

  5. keiv说道:

    是自己编的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