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2

变成鬼都要努力干活哟!

说荆州有个人名叫郝惟谅,粗野率直,擅长打架,是个孔武有力的汉子。在唐武宗会昌二年的寒食之日,郝惟谅与几个哥们儿到郊外踏青,闷了一个冬天,来到野外后,这些汉子们撒欢了,又是踢球又是摔跤,还带了酒来,酣畅淋漓的运动完,就开始饮酒作乐。

醉酒后,郝惟谅就地一躺,卧在了一处坟地里。

直到天快亮时,郝惟谅才猛然惊醒,乍然清醒,他只觉得周身阴森刺骨,怎么这么冷?他摩挲了一下肩膀,只觉得周围静的诡异,睁眼一看,这哪里是自家温暖的床榻,脚底下蹬着一座鼓鼓的小包,手里拿着的是?郝惟谅就着飘到眼前莹莹鬼火一看,冥币!郝惟谅刷一下丢掉,暗骂一声,自己竟然睡在了坟地里!

远处突然传来喋喋怪笑,
“谁!”
郝惟谅猛然抬头望去,那东西受惊,拍拍翅膀飞走了,原来是只夜猫子。

他轻声呼唤哥们的名字,唤了好久也没人回话,郝惟谅暗骂一声,这群不讲义气的王八蛋,竟然放老子一个人睡坟地,等老子回去不扒了你们的皮。

骂归骂,他也不敢再做停留,慌忙起身,准备往家里走,周围松柏连连,古木遮天蔽日,整座森林里暗沉沉一片,不远处还时常传来喋喋怪声,郝惟谅平常虽然大胆,但是乍然在坟地里睡了一觉,还是感到心里毛毛的。

就着朦胧星光,郝惟谅勉强摸索着行了一里地,酒劲过去了,他现在浑身都凉透了,又觉得口渴难耐,正难受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户人家,这户人家简陋非常,里面虽然点着灯,但是不知怎么回事,看起来却昏暗一片,总像是隔着点什么东西一样。郝惟谅一看,嘿,有人,大喜,连忙敲门,要讨杯水喝。

是一个女人来给他开的门,这女人姿容憔悴,面色惨白,穿着也很是破烂,她不声不响将水递给郝惟谅后,就继续回到昏暗的有点诡异的灯下缝东西。

咕咚几口喝完,郝惟谅将粗瓷大碗递还给女人,女人却低着头径直缝东西,“大姐,谢谢您的水。”
女人依旧低着头不回话。

站在门口的郝惟谅只好举步进门,想将碗放回到桌子上。“碗给你放桌子上了,我走了。”

放下碗后,郝惟谅刚要转身离开,女人在他背后幽幽的叹了口气,郝惟谅不禁打了个寒战,这口气仿佛就响起在他的耳边,就连耳后头发都随着这声叹息而浮动了起来。

猛然转头,郝惟谅赫然发现那女人依旧一动不动坐在灯下缝东西,不对,他大脑这时候才转了起来,那灯!那灯发出的光竟然是幽蓝之色!怪不得会这么幽暗,怎么照都不亮。

荒郊野岭哪里来的单身女人?

想到这里,郝惟谅倒吸一口凉气,剩余的那点酒气瞬间蒸发了个干干净净,就在他准备掉头逃跑之际,女人幽幽的开口了,“不要怕,我是听人说你胆子大,所以才敢显身与您一见。”

郝惟谅深呼吸,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他知道,在荒郊野外,遇到了鬼物,只要被他们缠上,那是无论如何也跑不掉的,他只好强迫自己站在原地,打算听听她想要做什么。

女人一边缝着东西,一边不紧不慢道,

“妾身本是陕西人,姓张,生前嫁给了军士李自欢,我夫君在大和年间西去戍边,至今仍旧杳无音信,我思念心切,又体弱多病,最终病死。因为生前别无亲戚,被好心的邻居将我草草葬在了这里,至今已经有十多年了。没人祭拜,也没人为我打理坟茔,我的棺椁暴漏在太阳光下,很想迁葬,却没有办法。因为阴间有规定,死人的尸骨如果埋不进土里,那魂魄终究回不去阴曹地府,只能恍恍惚惚飘散在阳世间,没处可去,最终只能魂飞魄散。”

听了女鬼这番平淡又悲情的身世,郝惟谅心绪稍定。“那大姐您是想?”

女鬼这时候才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望向郝惟谅,

“我希望先生您能够可怜可怜我,帮我将尸骸另择地址,重新埋葬,这也是您的功德一件,至于我,能够入土为安,此生也没有什么遗愿了。”

沉吟良久,郝惟谅才挠挠头,“帮您另择他处,重新安葬,这个说起来简单,我也愿意去做,只是,我这个人身无长物,也没家业,太穷了,没有银子帮你迁坟啊,这可怎么办?”

女人见他没有推辞,这才欣然站起,“我虽然是个鬼,但是一直勤勤肯肯,从来没有荒废女工,自从我成了鬼后,曾在胡氏家帮佣,为他们做雨衣已经做了好多年了,现在我攒了十三万钱,用来当安葬费,也绰绰有余了。”

听女鬼这么信誓旦旦,郝惟谅于是承诺,只要有钱,他有的是力气,一定帮她安置的妥妥当当,女鬼施礼道谢,郝惟谅眼看天色渐亮,于是告辞而归。

等回到街上后,郝惟谅打听,这附近的确有一户姓胡的人家,确定这户就是女鬼说的人家后,他上门找到主人,将昨晚发生的鬼事一说,这家主人也觉得诧异。

两人相携到了昨晚郝惟谅遇鬼的地方,果然在不远处看到一个露天的棺材,棺材是个薄板棺材,已经破的不像样了。郝惟谅上前打开,里面枯骨森森,旁边散落着一些还没完工的纸雨衣,更角落的位置,堆着一堆铜钱,郝惟谅拿出来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十三万。

看着眼前枯骨与她辛辛苦苦攒来的铜板,胡氏想到就在几天前,还见她勤勤恳恳的做工,音容笑貌宛在眼前。她不禁感慨良久,回家之后,跟朋友们说了这件事后,大家都觉得这女鬼可怜,纷纷捐钱,最终筹得二十万,选了一个利于下葬的好日子,将她葬在了鹿顶原这个地方。

当晚,女鬼来到郝惟谅和胡氏的梦中再三道谢后,化为一片烟雾离去。

《酉阳杂俎》


作者: 妖怪档案馆
微博:@妖怪档案馆

你可能还喜欢 ···

2 个回复

  1. R同学说道:

    好棒

  2. 发发花花说道:

    很喜欢,以后会经常光顾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