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1

千年等一回——蛇的报恩

天宝末年,有个书生在山路行走,经过一片竹林时,被一根竹子上突然钻出的一个小脑袋给惊了一跳,书生定睛一看,原来竹上攀着一条碧翠小蛇。
小蛇不过拇指粗细,此时正昂着脑袋好奇打量他。

书生惊吓过后,一时之间,起了怜爱之心,觉得这小蛇很是懵懂可爱,于是伸出手去,小蛇似乎通人性,见书生伸出手来,也不害怕,将身子缠在书生手臂上后,便乖乖的,一动不动了。

于是书生将小蛇带回,日日带在身边,因为担心吓到他人,书生每次见人都会将小蛇用布子盖起来,等四下里无人的时候,才将布子挑起来,让小蛇探出脑袋出来玩。

偶然一天,见小蛇从布下探出碧绿的小脑袋,书生顿觉珊珊可爱,受这个启发,小蛇得了一个“檐生”的名字。

檐生越长越大,最后布子都挡不住它了,书生没办法带着它四处走来走去,只能将它天天放在家里,再加上蛇吃的也越来越多,仅凭一个穷苦书生,自然没办法好好的养活它。

实在没有办法,书生只能忍住心疼,含泪将蛇放生,蛇被放在了范县东方的大泽中。

四十多年后,那条蛇已经长成了一条巨蟒,这巨蟒力大无穷,时常在大泽中翻滚游玩,发起狠来,就在里面兴风作浪,将人的船只倾覆,一口将落入大泽中的行人吞下。

当地人恐惧,面对未知的恐怖巨物,只能将它神化,为求庇佑,纷纷呼它为神蟒。

书生现在也老了,因为有急事要经过大泽。在准备渡船时,附近住的村民劝阻他,老人家,不要去,泽中有神蟒,会吃人。

当时正是寒冬腊月,万物蛰伏的时候,蛇这种动物都是需要冬眠的,怎么可能会出来吃人?于是书生执意前往。

船行二十里后,书生坐在船上突然感到船身不稳,水里有东西!水流像旋风一样,围着小船急速旋转着,小船飘飘摇摇似竹叶一般在水面荡漾,水上波纹巨大,似乎里面藏着滔天巨物。

撑船的童子吓得尖叫一声,原来从水里猛然窜出一条庞然巨蟒,这蟒蛇大的没边了,身体比船都还要大上几倍。只见巨蟒张开巨大的嘴巴,就要将小船一口吞下。

书生倒是沉得住气,他经过最初的惊吓后,看到蛇的模样和颜色,不由颤声问道,“你不是我的檐生吗?”

蛇听了书生的话,腥膻巨口猛然一闭,他在半空转了个圈,重重落在了水里。激起的水花将书生几乎湿透。蛇缓缓在船后面游动着,将脑袋俯下来,似乎是想让书生再像从前一样,摸摸它的脑袋。

书生一时之间感慨不已,像它还是一条拇指纤细的小蛇时,温柔的摸了摸它的脑袋,巨蛇跟在书生后面徘徊良久,方缓缓离去。

办完事,书生安全无恙的回到了范县,当初劝他不要去大泽,会被吃的村民看到他竟然活着回来了,不由得大吃一惊。他将书生安全来往大泽的事情向周围村民一说,不多久,书生的诡异经历就被传到了县令耳中。

被衙役拘到县衙后,县令命左右对书生一阵拷打,但是书生读了一辈子圣贤书,一向老老实实,清清白白,无论怎么拷打,也问不出什么来。但因为书生经历实在诡异,不处理他,难以安抚民众。最后,县令以书生遇蛇不死,一定是会巫术的妖邪之人,判了他死刑。

第二日就是自己的死期了,书生在狱中对天叹息,
“枉我一世清明,竟然因为亲手养大的檐生而蒙受冤屈而死,悲哉,悲哉。”

远在大泽的巨蛇似乎心有所感。当夜,巨蛇在大泽中兴风作浪,将大泽水倾泻而下,一夜间,范县被淹为湖泊,在湖泊中,只有书生所在的牢狱干干净净,矗立在湖泊中央。

书生得以保命。

水退之后,又过了许多年,有个叫独孤暹的人,在三月三这天,和家人泛舟湖上,天朗气清时,船竟然无辜翻沉,一家人差点被淹死。原来这独孤暹的舅舅乃是范县的那名县令。

《广异记》


by 妖怪档案馆

微博:@妖怪档案馆

你可能还喜欢 ···

4 个回复

  1. 沐子说道:

    哇,又可以编小故事了

  2. 净恒说道:

    这些故事有意思啊

  3. 大西北李白说道:

    哇 有些感到

  4. 廖灵芝说道:

    这画面感有点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