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03

樟柳神

明清时巫蛊家卖的木人偶,又叫耳报神,传为咒杀小孩后收集魂魄,可以知晓过去未来,《广志绎》记木偶形象为一小儿用一只手掩耳。最初为章柳二家之子死后共埋在树下,久之,树显灵。

《履园丛话》记其只能推知过去,未来事不灵验。传乾隆年间有人在荒野中听到小儿叹气声,发现是个小木人,他带回家后,其兄见到,拿走玩了几天,家中小儿都或生病或啼哭。扔掉后就恢复了。

南宋时记载的髑髅神与此相同。


《夜雨秋灯录》

張大眼者,催租隸也。一日五更起,貿貿入城完秋賦。時正酷暑,晨風清涼,行至秋稼灣,日漸上,熱甚。路旁有人家,茅舍閉門,主猶酣寢。門外搭豆花棚,蔓延接髡柳,下有兩石凳,頗潔淨,露水猶濕,遂拭以布巾,就坐小歇,鑽火吸煙。忽聞棚上有歌者,聲啾啾如秋後知了吟,傾聽之,歌曰:「郎在東來妾在西,少小兩個不相離;自從接了媒紅訂,朝朝相遇把頭低。低頭莫碰豆花架,一碰露水濕郎衣。」大眼聞之,駭詫欲絕。周囘細訊,則一小木雕嬰孩,粉面朱唇,目清眉秀,長二寸許,躍豆花上,笑容猶可掬也。然卻為一縷頭髮繫頸,扣棚隙葦葉上,不能逸。大眼心知其為樟柳神,必茅屋中有術人止宿,夕繫於此吃露水耳。素審其靈妙,能報未來事,即斷髮擎腕中,戴笠西行。

將見城垣,腕中躍躍若不安,急珍藏於笠內,果安。旋小語曰:「張大眼,好大膽,來捉咱,一千銅錢三十板。」言之不輟。大眼心計完納不虧,何至於笞責?聽言如不聞。

甫進城,邑宰王公,適呵導出行香,見大眼心急足忙,疑為匪,呼從者執之伏地。問伊誰,大眼語鈍滯,喘息流汗,不能達。宰怒曰:「非良善也,盍笞三十!」大眼伏街上大笑,宰問:「笞必痛,何反軒渠耶?」曰:「小人預知有三十板之厄,今果然,始笑耳。」宰婉訊之,大眼具述己為租隸,路得樟柳神,預告受杖等語,宰命以神獻,大眼即於笠中,取出呈上。宰輿中詳審,知有靈,立命賞給青蚨一竿,以慰其冤責。

宰由是聽獄,必以神置帽中,坐堂皇,為兩造預言曲直,如目睹。人爭誦神明,比諸虛堂懸鏡,無微不燭,而不知公帽中有樟柳神也。公卒後,為鄉里城隍,甚靈。

懊儂氏曰:近有人親往姑蘇,從巫蠱家買一樟柳神而回,意可以未卜先知矣。詎神殊緘默,所報者無非鼠動雞啼鴉噪等事,且夜伏枕畔,嘵嘵煩瑣,攪夢不酣。及問以他事,稍有關係者,皆對以不知。私問何故,曰:「懼禍耳!」噫!鬼且懼禍,人可知矣!

《履园丛话·杂记下·樟柳神》

星命之学,自古传之,而绝不可解者,年用夏正,而月首寅日用周朔,而时起子也。宋储泳《祛疑说》曾辨之,究未明晰。且年月日时相同者,而富贵贫贱各异,又何说焉?于是看五星辨分野,说愈歧而术愈谬矣。然而巫蛊压胜,皆用本人生命。今吴、越间有所谓沿街算命者,每用幼孩八字咒而毙之,名曰樟柳神,星卜家争相售买,得之者,为人推算,灵应异常,然不过推已往之事,未来者,则不验也。乾隆甲辰七月,有邻人行荒野中,闻有小儿声,似言奈何,倾听之,又言奈何,乃在草间拾得一小木人,即星卜家之所谓樟柳神也。先兄柏溪见之,持归戏玩,留家两三日,诸小儿皆不安,或作寒热,或啼哭不止。先君子曰:“此不祥物也。”速还之,安然如故。

《点石斋画报》贞

木人為祟
星命之學自古傳之,而絕不可解者。年用夏正而月首寅,日用周朔而時起子也,宋儲泳《祛疑說》曾辨之,究未明晰,且年月日時相同者,而富貴貧賤各異,又何說焉。於是看五星辨分,野說愈岐而術愈謬矣。然而巫蠱壓勝皆用本人生命。今吴越間有沿街算命者,每用幼孩八字,咒而斃之,名曰樟柳神,星卜家争相售買,得之者為人推算靈應異常,然不過已往之事,未來者則不驗也。鄉人某甲行荒野中,聞有小兒聲,似言奈何,傾聽之,又言奈何。乃在草間拾得一木人,即星卜家之所謂樟柳神也。留家戲玩數日後,諸小兒皆不安,或作寒熱或啼哭不止。有老者曰此不祥物也。遂棄之,安然如故。

《点石斋画报》忠

樟柳神
張大眼者催租隸也一日淸晨怱怱起行至一茅屋傍豆花棚下偶憇焉轉側間見棚上有一小木雕嬰孩粉面朱唇眉目端好長二寸許其聲嚶嚶作跳躍狀因被綫繫住不能逸張心知其為樟柳神必茅屋中有術人止宿夕繫於此喫露水者素審神之靈妙能報未來事即竊而藏諸笠内以去旋聞小語曰張大眼好大胆果操咱一千銅錢三百板言之不輟心異之而莫解所謂甫進城適邑宰某公呵導而來見張心急足忙疑為匪類呼役執之伏地問伊誰張語鈍滯喘息流汗不能達宰怒命笞之笞三十張忽大笑宰異而詰之曰小人預知有三十板之厄今果然故笑耳宰婉訊其故張具述路得樟柳神預告受杖事宰命以神獻張即於笠中取岀呈上宰輿中詳審知有靈主命賞給青蚨一竿以慰其𡨚責宰由是聽獄必以神置帽中坐堂皇為兩造預言曲直如目覩人争誦神明而不知公帽中有樟柳神也

《广志绎》

奉新有樟柳神者,假托九天玄女之术,俗名耳报。乃其地有此树,人取树刻儿形而传事之。其初乃章、柳二家子死,共埋于树下,久之其树显灵。儿形以一手掩耳,贯以针,炼以符咒,数以四十九日,耳边传言则去其针。其神乃小儿,故不忌淫秽,不讳尊亲,不明礼法,随事随报,然亦不能及远,亦不甚知来。其术炼之有用万家土、万人路者,土谓燕窠,路谓板桥,取伴其神裹之,验最速,若用金银诸物者,则皆冀以诓赚而去,非实也。其神之依人,则任共为盗而亦听之,故是儿神不明礼法。近见一二缙绅亦有事此神以谭幽吊诡者,最可笑。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