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7

鸡脚神

鸡角子、鸡脚鬼、鸡脚子,乡间阴官,人身,鸡脚,押送灵魂的鬼差,主回魂。古时的煞鬼为鸟的形状,或许为鸡脚神的前身。柳弧中的小神子、二老爹、鸡脚鬼多为四川方言中鬼怪,二老爹或许是无常鬼。

在丰都的雕像中,鸡脚神黑脸长舌,戴着捕快帽,手持铁链。在丰都麻辣鸡的传说中,在唐朝(应该不可能)名山的天子殿有白面无常爷与青面鸡脚神,鸡脚神前身是好色的公鸡,做尽坏事,死后成了无常的跟班,民间用鸡代替鸡脚神,已解心头之恨。

在川西也有扮作鸡脚鬼的舞,穿红衣,头戴猪肺,脚上贴鸡毛或画成鸡毛状,手拿铁链。


《柳弧》

滇人多佞佛,尚鬼神,病者每使巫治之。巫日端公,执旗跳跃,亦有灵时。地多邪神,如小神子、二老爹、鸡脚鬼之类

《点石斋画报》煞神被刺

俗传回煞日于亡者房内陈设如生前列筵以欵煞神,江阴赵生㐾俪最笃,妻亡恸甚,回煞之夕设筵房外以欵煞神,而设亡人衣履于房内,伏帐后窥之,三更许,煞神赤发狞面,一手持叉,一手以索牵其妻,入见酒肴罗列,解索迳坐,妻至榻前揭帐坐床上叹息,回郎君安在咫尺,家庭不能一见耶,因注下,生突出抱之,妻骇,嘱勿声以手指外曰:“勿为所觉”生问死后何如,回薄有罪罚,现已无事,可望转生,不能抛君,故一来相视耳。生窥煞神方据案大嚼,抽刀从后刺之,仆地捉纳罈中,封口画八卦镇压焉,启棺抱妻魂纳入,至天明,妻起坐,又三十一年而亡。

《申报》

“捉旱魃”:傳說天老爺不肯下雨全由旱魃搗亂,於是人們便要捉拿牠。捉旱魃這把戲大都由城鎮上的紳士發起,他們買活一個痞子充當旱魃(全身不穿衣服、祇披黃錢,白紙,臉上塗着白粉,黑灰,活像一個鬼兒子),前兩天,就呌他在街上跑來跑去,到了第三天纔由閻王老爺統領着判官,牛頭,馬面,吳二爺、吳二娘,鷄脚神,到那唱戲的“萬年台”下把旱魃捉住,牽到街上遊行示衆。這捉拿旱魃的把戲十分好看,往往哄動了整個的城鎭;因為捉住旱魃時,是由鷄脚神用鐵鍊套在他的頸項上,他一方面要表示害怕,同時也要倔强,因此沿路上都想扯斷鐵鍊預備逃跑,那副樣兒眞令人笑破肚皮。鷄脚神牽着旱魃在前面走動,後面挨次跟着牛頭,馬面,吳二爺,吳二娘,還有兩個大判官,最後纔是坐着四人敞轎的閻王老爺,扮演的人都化裝得十分古怪,硬像是陰司出來的一樣。他們把旱魃由早上直拖到天黑,然後牽到城隍廟,表示送交城隍老爺辦理的意思。

《申报》

雞足神昭通城内城隍廟東廊前有雞足神夫婦二偶像,雄者其形究惡難堪,在前作鄔令時,城中男婦誤香洋烟亡故者日多,一般迷信家以為雞足神作崇,稟請地方官除之。鄔令即令差役將土偶抬至縣内,坐堂訊之。觀者甚眾。嗣後抬解至北校埸外斬决,男婦稱快,不置不意白衣財神土偶已頹,遺跡久荒,本應置之不問,而今乃有人捐銀十兩重行修建,噫可笑亦可憐矣。

你可能还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