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2

紫姑神

紫姑神插图

@数星星的胖子

紫姑,又作子姑、厕姑、茅姑、坑姑、坑三姑娘、屎坑三姑等,是中国民间信仰的厕神。


文献

宗懔《荆楚岁时记》

十五日,其夕迎紫姑以卜将来蚕桑,并占众事。

黄斐默《集说诠真》

今俗每届上元节,居民妇女迎请厕神。其法:概于前一日取粪箕一具,饰以钗环,簪以花朵,另用银钗一支插箕口,供坑厕侧。另设供案,点烛焚香,小儿辈对之行礼。

《太平御览》卷八百八十四

《异苑》...又曰:世有紫姑,古来相传,云是人妾,为大女所后诬,以秽事相役,正月十五日,感激而死。故世人以其日作其形,夜于厕间或猪栏边迎之,咒曰:“子胥不在,曹氏亦归。”曹即其大妇也。小姑可出戏,捉者觉重,便是神来。奠设酒果,亦觉貌辉辉有色,即跳躁不住,能占众事,卜行来蚕桑。又善射钩,好则大舞,恶即仰眠。平昌孟氏恒不信,躬试往捉,自跃穿帐顶而去,永失所在也。

《太平御览》卷三十

刘敬叔《异苑》云:紫姑本人家妾,为大妇所妒,正月十五日感激而死。故世人作其形迎之,云子胥不在,曹夫人已行〈云是其姑〉,紫姑可出。〈《异苑》又云:于厕间或猪栏边迎之,捉之觉重,是神来也。〉平昌孟氏,尝以此日迎之,遂穿室而肖其象,著以败衣,盖为此也。《洞览》云:帝喾女将死,云生平好乐,正月可以见迎。又其事也。俗云:混厕之间必须静,然后能致紫姑。

《异苑》曰:世人以十五日迎紫姑,捉者觉重,便是神来,奠设酒果,亦觉貌辉辉有色,即跳躁不住。能占众事,卜将来蚕桑,又善射钩,好即大舞,恶则仰眠。平昌孟氏恒不信,躬试往捉,便自跃穿顶,永失所在也。

《子不语》

尤琛者,长沙人,少年韶秀。偶过湘溪野,庙塑紫姑神甚美,爱之,手摩其面而题壁云:“藐姑仙子落烟沙,玉作阑干冰作车。若畏夜深风露冷,槿篱茅舍是郎家。”

是夜三鼓,闻有叩门者,启之,曰:“紫姑神也。妾本上清仙女,偶谪人间,司云雨之事。蒙郎见爱,故来相就。若不以鬼物见疑,愿荐枕席。”尤狂喜,携手入室,成伉俪焉。嗣后每夜必至,旁人不能见也。手一物与尤曰:“此名『紫丝囊』,吾朝玉帝时织女所赐,佩之能助人文思。”生自佩后即入泮,举于乡,成进士,选四川成都知县。女与同行,助其为政,发奸摘伏,有神明之称。

忽一日谓尤曰:“今日置酒,与郎为别,妾将行矣。妾虽被谪谴,限满原可仍归仙籍。以私奔故,无颜重上天曹;地府又以妾本上界仙人,不敢收之鬼箓。自念此身飘荡,终非了计,虽托足君门,尚无形质,不能为君生育男女。昨将此情苦求泰山神君,神君许将妾名收置册上,照例托生。十五年后,可以重续爱缘,永为夫妇,未知君能勿娶,专相待否?”尤唯唯,不觉涕下。女亦凄然,大恸而去。自此,尤作官不如前时之明,因罣误革职。人有求婚者,毅然拒之,年四旬,犹只身也。如是者十五年。房师某学士,愍其鳏居,为议婚。生又坚拒,并道所以。学士大骇,曰:“若果然,则吾堂兄女是已。吾堂兄女生十五年,不能言,但能举笔作字。每闻人议婚,必书『待尤郎』三字,得毋即汝乎?”拉尤至兄家,请其女出见。女隔帘书“紫丝囊在否?”尤解囊呈验,女点首者三,遂择日成婚。合卺之夕,女仰天一笑,即便能言。然从此绝不记前生原委,如寻常夫妇。

你可能还喜欢 ···

3 个回复

  1. 圈圈仔说道:

    尤琛,长沙人,年轻俊秀。有一天偶然路过野外溪边,看见一座庙宇,庙中供奉的紫姑神塑像美丽动人,尤琛非常喜欢,情不自禁用手抚摸塑像的脸庞并在墙壁上提诗:“藐姑仙子落烟沙,玉作阑干冰作车。若畏夜深风露冷,槿篱茅舍是郎家。”

    当天夜晚,尤琛听到敲门声,开门后发现竟是一美貌女子。女子说:“我是紫姑神,原本是天上的仙女,因故被贬谪人间,掌管男女情事。蒙郎君厚爱,特来亲近。如果您不惧怕鬼神之事,我愿以身相许。”尤琛大喜,牵着女子的手走入房间,共赴云雨。从此之后,每到夜里紫姑神必来相会,但旁人从来都看不到她。这天,紫姑神拿着一个东西跟尤琛说:“这是“紫丝囊”,是我拜见玉帝时织女赐予我的,戴上它能让人文思敏捷。”尤琛戴上它以后很快便考中了秀才,又经乡试成为举人,中进士后,被选派为四川成都的知县。紫姑神陪同尤琛上任,并在政务上辅助他,惩奸除恶,极有声望。

    忽然一天,紫姑神对尤琛说:“今日我备下酒席,与郎君告别,我就要离开了。虽然我被贬谪,但时限期满后仍然可以重回仙籍。如今因为私情,已经无颜重回天庭;而地府又因为我乃上届仙人的原因,不敢收留。孤身飘荡,终究不是良策,虽然托身您的府上,但并没有肉身,也无法为您生儿育女。昨日我将情况向泰山神君说明并祈求神君相助,神君许诺将我的名字登记入册,按例转生。十五年后,又能重续前缘,结为夫妇长久相伴,但不知道您能否不娶妻,等待我成人吗?”尤琛连忙答应,仍不住泪流满面。女子也戚戚然悲恸离去。此后,尤琛做官不如之前英明,还受官场牵连被革职。有人相中尤琛想结为姻亲,但他毅然拒绝,到了四十岁,还孤身一人。就这样过了15年。一个国学的学士看他单身寡居,就为他议亲。尤琛又坚定的拒绝并说明了原因。学士非常震惊,说:“如果真这样的话,那应当就是我堂兄的女儿了。我堂兄的女儿15岁了,不能说话,但会写字。每次听到有人与她议亲,都会写“待尤郎”三个字,难道说的就是你吗?”学士拉着尤琛到他兄弟家,请他侄女出来相见。女足隔着帘子写:“紫丝囊还在吗?”尤琛结下香囊给女子验看,女子看后连连点头,两人遂择日成婚。结婚当晚,女子仰天一笑,就能开口说话了。但从此却忘记了前世之事,两人如一对寻常夫妇共同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