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6

鼠精

老鼠成精作怪。


《坚瓠集》

白醉璅言。临江李鏊。性勇不畏鬼物。嘉靖初。薄游湖口。人延训子。而所居湫隘。北有高楼。封锁甚固。问主人曰。何不假馆。主人曰。此为妖物所据。不可居。鏊曰吾不惧。主人不得已。启其锁以入。尘埃积寸。鏊汛扫供张。为久居计。时生徒十馀人。童冠杂坐。日暮散去。鏊坐至更馀。卷衣假寐。怀梃以俟之。忽楼阶有人行声。少选。一神步人楼中端坐。鏊视其状。顶金幞。衣绛纱。执象笏。垂髯及腹。面色狞恶。若世所塑城隍神者。见鏊欣笑。举笏抑扬。如舞状。冉冉至床前。以鼻向鏊左耳一吹。左耳忽聋。鏊念倘更迟留。定遭魇死。俟其渐近。举梃。尽力击之。中其腰。有声。呦然而去。鏊起。呼主人曰。汝促索仗来。吾与汝缚怪。便共踪迹楼下。至北廊垣曲。有一穴。大如斗。锹锸掘之。深三尺许。得死牡鼠一头。毛作赤色。髯长尺许。秤之重七斤。剥其皮。腰有凝血。知中其要害。故仅能入穴而死。
盐城令张云。在任养一猫。甚喜。及行取御史。带之同行。至一察院。素多鬼魅。人不敢入。云必进宿。夜二鼔。有白衣人。向张求宿。被猫一口咬死。视之。乃一白鼠。怪遂绝。
万历中。闽南平之漳湖廖氏。有处子。为异物所凭。已适王氏。居远矣。而凭如故。王无如之何。知江右龙虎山太乙真人符最灵。徃征之。而物必阻于途。行者不能。一日濳徃。物复追之。而已远入天师府矣。物不敢入。时真人尙幼。母氏掌政。取照妖镜。悬之而鼠见。曰此小妖也。乃天曹中脱鼠耳。给三符。命至关。至郡城隍庙。至家庭。各焚一符。其人如其旨。焚关符。而物向女犹揶揄。焚城隍庙符。而物已窘。曰吾为女死矣。焚符家庭。白目忽迅雷起柱中。跃出一鼠。大如斗。已击死矣。怪遂绝。

《坚瓠集》

成化二年。长乐士人陈豊。独坐山斋。见梁上二鼠相鬬。忽坠地为二老翁。长可五六寸。对坐剧饮。声如小儿。既而有二女子歌舞劝酬。其歌曰。天地小如喉。红轮自吞吐。多少世间人。都被红轮误。酒既阑。乃合为一大鼠。向陈作拱揖状而去。又歌曰。去去去。此闲不是留侬处。侬住三十三天天外天。玉皇为我养男女。

《广异记》

崔怀嶷,其宅有鼠数百头,于庭中两足行,口中作呱呱声。家人无少长,尽出观,其屋轰然而塌坏。嶷外孙王汶自向余说。

近世有人养女,年十余岁,一旦失之,经岁无踪迹。其家房中屡闻地下有小儿啼声,掘之,初得一孔,渐深大,纵广丈余。见女在坎中坐,手抱孩子,傍有秃鼠大如斗。女见家人,不识主领,父母乃知为鼠所魅,击鼠杀之。女便悲泣云:“我夫也,何忽为人所杀!”家人又杀其孩子,女乃悲泣不已,未及疗之,遂死。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