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2

茶肆短鬼

庙鬼


《坚瓠集》

范质未贵时。过茶肆。见人状貌恠陋。前揖曰。兵戈至。相公无虑。范所执扇。书大暑去酷吏。清风来故人句。人曰。世之酷吏。何止如大暑也。公他日当究此弊。因携扇去。范惘然。后至伏庙。一土木短鬼。貌肖茶肆所见。扇亦在手。范心异之。果大贵。封鲁公。

《湖海新闻夷坚续志》

范鲁公质未显时,坐封丘茶肆,手持扇,偶题“大暑去酷吏,清风来故人。”忽有一怪陋人前揖曰:“世之酷吏冤抑何止如大暑,公他日当深究此弊。”因携其扇而去。公悯然莫测。后数日,过一庙,见一土木短鬼,状貌酷类茶肆中者,扇亦在其手中,公心异焉。后致大用,首建议详定刑统。

《邵氏闻见录》

范鲁公质举进士,和凝为主文,爱其文赋。凝自以第十三登第,谓鲁公曰:「君之文宜冠多士,屈居第十三者,欲君传老夫衣钵耳。」鲁公以为荣至。先后为相,有献诗者云:「从此庙堂添故事,登庸衣钵亦相传。」周祖自邺举兵向阙,京师乱,鲁公隐于民间。一日坐封丘巷茶肆中,有人貌怪陋,前揖曰:「相公无虑。」时暑中,公所执扇偶书「大暑去酷吏,清风来故人」诗二句。其人曰:「世之酷吏冤狱,何止如大暑也,公他日当深究此弊。」因携其扇去。公惘然久之,后至袄庙后门,见一土偶短鬼,其貌肖茶肆中见者,扇亦在其手中,公心异焉。乱定,周祖物色得公,遂至大用。公见周祖首建议律条繁广,轻重无据,吏得以因缘为奸,周祖特诏详定,是为《刑统》。

《玉壶清话》

范鲁公质举进士,和凝相主文,爱其私试,因以登第。凝旧在第十三人,谓公曰:「君之辞业合在甲选,暂屈为第十三人,传老夫衣钵可乎?」鲁公荣谢之。后至作相,亦复相继。时门生献诗,有「从此庙堂添故事,登庸衣钵亦相传」之句。初,周祖自邺起师向阙,京国罹乱,鲁公遁迹民间。一旦,坐对正巷茶肆中,忽一形貌怪陋者前揖云:「相公相公,无虑无虑。」时暑中,公执一叶素扇,偶写「大暑去酷吏,清风来故人」一联在上,陋状者夺其扇,曰:「今之典刑,轻重无准,吏得以侮,何啻大暑耶公当深究狱弊。」持扇急去。一日,于袄庙后门,一短鬼手中执其扇,乃茶邸中见者。未几,周祖果以物色聘之,得公于民间,遂用焉。忆昔陋鬼之语,首议刑典,疏曰:「先王所恤,莫重于刑。今蘩苛失中,轻重无准,民罹横刑,吏得侮法。愿陛下留神刑典,深轸无告。」世宗命公与台官剧可久、知杂张湜聚都省详修刊定,惟务裁减,太官供膳。殆五年书成,目曰《刑统》。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