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0

安阳亭三怪

《搜神记》

安阳城南有一亭,夜不可宿,宿辄杀人。书生明术数,乃过宿之。亭民曰:“此不可宿,前后宿此未有活者。”书生曰:“无苦也,吾自能谐。”遂住廨舍,乃端坐诵书,良久乃休。夜半后,有一人著皂单衣,来往户外,呼亭主,亭主应诺。“见亭中有人耶?”答曰:“向者有一书生在此读书,适休,似未寝。”乃喑嗟而去。须臾,复有一人冠赤帻者呼亭主,问答如前,复喑嗟而去。既去寂然。书生知无来者,即起诣向者呼处,效呼亭主,亭主亦应诺。复云:“亭中有人耶?”亭主答如前。乃问曰:“向黑衣来者谁?”曰:“北舍母猪也。”又曰:“冠赤帻来者谁?”曰:“西舍老雄鸡也。”“汝复谁也?”“我是老蝎也。”于是书生密便诵书至明,不敢寐。天明,亭民来视,惊曰:“君何得独活?”书生曰:“促索剑来,吾与卿取魅。”乃握剑至昨夜应处,果得老蝎,大如琵琶,毒长数尺。西舍得老雄鸡,北舍得老母猪。凡杀三物,亭毒遂静,永无灾横。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