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8

城隍

唐宋时主要在南方的城市守护神,北方为毗沙门天。据说原本是从“城墙”与“壕沟”演变而来的自然神,后来演变为“人格神”,并有阴间行政官、司法官的职责。

《菽园杂记》

城隍之在祀典,古無之。後世以高城深池,捍外衛內,必有神主之,始有祠事。惑於理者,衣冠而肖之,加以爵號,前代因襲,其來久矣。洪武元年,各處城隍神,皆有監察司民之封,府曰公,州曰侯,縣曰伯,且有制詞,蓋其時皇祖尚未有定見。三年,乃正祀典,詔天下城隍神主,止稱「某府城隍之神」、「某州城隍之神」、「某縣城隍之神」。前時爵號,一切革去。未幾,又令各處城隍廟內屏去閑雜神道。城隍神舊有泥塑像在正中者,以水浸之。泥在正中壁上,卻畫雲山圖。神像在兩廊者,泥在兩廊壁上。此令一行,千古之陋習為之一新。惜乎!今之有司多不達此,往往塑為衣冠之像,甚者又為夫人以配之。習俗之難變,愚夫之難曉,遂使《皇祖明訓》托之空言,可罪也哉!

《三冈识略》

松郡城隍神最靈,有一營丁,素悍,率妻孥寢處殿側,繫馬神座下,有獻新製袍服被神像者,脫取自衣。一日,忽反接,自擲於庭,向空叩首,歷數罪惡,號呼半日而死。主將聞之,躬自禱謝,並施財修葺。數日之內,煥然一新。

《奇闻类记》

嘉定龔公弘由,即署擢兗州知府,將之任,舟阻。北河旁近艤有官艦,詢之,答曰:「兗州新知府赴任也。」公驚曰:「豈有一府除兩知府者?或假冒以害人者也。」使人通問,艦中冠袍貴人即造公舟拜謁。公怪之,答曰:「知府雖同,幽明則異。」公曰:「得非城隍之神乎?」曰:「然。」公曰:「鄙人何德,獲與神遇?」曰:「以公正直,故相見也。」公曰:「到任後可許再見乎?」曰:「公入廟時,第止騶從,於門外公獨登堂,則相見矣。」他日公謁廟,果如教,輒相見。一日,公入,語案牘之勞。答曰:「吾檢勘陽間事更勞也。」公曰:「神所司可使鄙人見之乎?」曰:「公第閉目即見矣。」公因閉目,果見堂下囚徒紛紜,哀苦百狀。有一婦人,乃公同寮推官妻也,以鐵釘釘一指,望見公,哀鳴乞救。公詢於神,且為營救。神曰:「此婦妒悍,殺妾子三四人,致推官絕嗣,故受此報。奉公教,稍寬指釘,但死則不可免也。」又見府中工房某吏,兩手俱釘。公問之,神曰:「此人先為刑房,屈法殺人,今當抵罪。」已而公還府,會推官妻指瘡十餘日,痛不可忍。公入問疾,推官曰:「頃者指瘡少寬,方熟睡也。」又使人問吏,吏方兩掌瘡甚,公諭推官當豫後,具令吏外徙。甫三日,推官妻與吏俱死。公在郡數年,有疑事輒請於神,以是人不敢欺云。(《涉異志》)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