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6日

“无背锅,不妖怪”——大妖怪“天狗”成名史

天狗,作为民间耳熟能详的大妖怪,最早出现于《山海经·西山经》。文中记载道:“阴山,有兽焉,其状如狸(郭璞曰:或作豹)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或作猫猫),可以御凶。”

(关于《山海经·西山经》中天狗的想象图绘)

依据此处的记载来看,最早的天狗虽称之为“天狗”,其实与地上的兽类无异。“天”字最多作“不寻常”来解释,跟目前主流的“由天而降”的天狗的意象也不太相符。

但自东晋郭璞,将《山海经》里记载的“天狗”、“天犬”错误注释为天狗星,古人将流星、彗星等异象归结于天狗开始,接下来的漫长时间里,“天狗”的精彩及其真正的含义才逐渐真正地印刻到历史的轨迹里,沉淀在不同文史古籍的文字中。


01

/天狗溯源/

【东汉】《汉书·天文志》

天狗,状如大流星,有声,其下止地,类狗。所坠及,望之如火光炎炎中天,其下圜如数顷田处,上锐见则有黄色,千里破军杀将。

【南朝】《宋书·文五王传》/《述异记》

有流星大如斗杆,尾长十馀丈,从西北来坠城内,是谓天狗。占曰:“天狗所坠,下有伏尸流血。”

康熙壬子四月二十二日黎明,钱塘西北乡有孙姓者,家方育蚕,门尚未启,邻人采桑过其居,见孙屋脊上有一物,似狗而人立,头锐喙长,上半身赤色,腰以下青如靛,尾如簪,长数尺。惊呼孙告之,甫开门,其物腾上云际,发声如霹雳,委蛇屈曲,向西南而去,尾上火光迸裂,如彗之扫天,移时乃息,数十里内皆闻其声,亦有仰见其光者。所谓“天狗堕地,声如雷”也。

【北周】《逸周书》

天狗所止地尽倾,余光烛天为流星,长数十丈,其疾如风,其声如雷,其光如电。吴楚七国反时,犬过梁国者是也。

由东汉至北周,天狗的形象可以说是非常统一而完善。“状如流星”、“尾长十馀丈”、“其疾如风,其声如雷,其光如电”、“所坠及,望之如火光炎炎中天”,这时候对“天狗”的描绘非常写实,基本能让我们从中窥得“天狗”的原貌,即从天际划过坠落的流星或彗星。说明了人类对于天狗的最原始恐惧,来自天降异象,以及天狗坠地的熊熊火光,并惊惧于其伤害的不可防范以及范围之广,杀伤之大。

此外,从这里开始,天狗的“具象化”也已经初露端倪。《述异记》中描绘天狗为“似狗而人立,头锐喙长,上半身赤色,腰以下青如靛,尾如簪,长数尺”,既见则“腾上云际,发声如霹雳,委蛇屈曲,向西南而去,尾上火光迸裂,如彗之扫天,移时乃息,数十里内皆闻其声,亦有仰见其光者”。天狗已经从一种异象逐渐演变出妖怪般的实体,既继承了其原有特征,又从虚无缥缈的火光中走出,出现在世人面前。

 

02

/凶煞天狗/

【北宋】《武经总要·后集》/《锦里耆旧传》

军上有黑气如牛形,或如马形,从气雾中下,渐渐入军,名曰天狗下食血,主军散败

五代前蜀永平二年五月二十三日丑时,天上忽震一声,有电光飞数丈,或明或潜灭,皆云天狗也,占其下杀万人。

【元】《七修类稿》

元至正六年,司天台奏称:天狗星坠地,始于楚,终于吴,遍及于齐、赵诸地,但不及两广,当血食人间五千日也。时云南玉案山忽生小赤犬无数,群吠于野。占者曰:此天狗坠地,有大军覆境。

【明】《白醉琐言》

万历十六年九月中旬天初明时,西南忽见有红白气如龙,亦如犬,长竞天,其光下扫地及拂人面,皆惊倒,良久方不见。寻考《天官书》,以为天狗星见,扫民间。次年果赤旱数千里,民至采榆皮买麻饼充食,饿死者不知几千万人。又继之以大疫,死者无算,至有灭门者。

再往后世,天狗成为乱世的一种凶象。从天际坠落的流星,与《山海经》中“可以御凶”的说法恰恰相反,在人们眼中成了危险和不详的灾祸和凶兆。在蒙昧的古人眼中,天降异象往往和当权者以及世道太平联系紧密,当天狗如同火流星般降临时,燃起的冲天大火仿佛就预示着,千里之内,必遭战乱荼毒。

据说,大隋开皇十九年,隋王朝与突厥斗,突厥军营夜见赤虹经天,光照数百里,有天狗坠营中,其声如雷,血雨三天,军心大惊。这是见载于《隋书》《北史》之事,目击者极多,天狗传说,越发显得真实可信。超自然的异象和恐怖的现实屡屡对应,加上官方的承认,无需江湖术士多做渲染,百姓已经对“天狗为祸”深信不疑。

“天狗所坠,下有伏尸流血。”

“皆云天狗也,占其下杀万人。”

“当血食人间五千日也。”

“此天狗坠地,有大军覆境。”

自此,天狗不仅是自然灾祸的灾难,也一步步背上“凶煞”的“黑锅”。

 

03

/妖怪的诞生/

据说,隋灭陈之前,陈国流行着取人心肝祭祀天狗,企望“凶煞”息怒的黑暗仪式。因为每有灾异,百姓们往往联想到王朝失政、天子失德,认为是上天降罚。但是百姓无力应对天罚,改变失德失政的现状,只好求诸于巫术。

而这个仪式在史上最著名的治世,贞观十七年时,于长安城引爆了大规模恐慌,让大唐帝都的神经险些彻底绷断而失控。

这种失控源于在城中流传开来的一个神秘的预言。预言只有短短一句话:上遣枨枨取人心肝,以祠天狗。

上指皇上;枨枨,是传说中擅长挖人心脏肝脏的铁爪恶魔;祠,乃祭祀。所以,长安人听到的传闻是:朝廷将出动妖魔部队,到民间挖取活人器官,以祭祀天狗。

此时的天狗又由坠地则尸横遍野的异象中走出,从一个蒙昧传说的灾祸现象,化身为杀戮和吃人心脏肝脏的妖魔。

天狗之说在本就有许多目击者的前提下,在这种近乎真实的恐惧中得到推波助澜的流传和发展。天狗作为一个妖怪的“背锅之路”也由此进入全盛时期。

天狗作为“祸之所倚”,靠着“背锅”流传至今。但时至今日,曾经引起举世恐慌的凶煞妖魔,终于渐渐埋葬在历史尘埃里。人们几乎只在日食时才又记起“天狗食月”这般亦正亦邪的传说。

 

04

/日本天狗也“背锅”/

天狗在日本比在中国更为有名,是日本最广为人知的妖怪之一。

对日本人来说,天狗的存在也是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尽管日本最早关于天狗的记载见于《日本书纪》,一个叫僧旻的曾经驻留中国二十四年的学问僧望着流星答道:非流星也,是天狗也。但在长远的时间和空间里,日本的天狗在日本文化影响下演变出跟中国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日本天狗面具)

日本的天狗和中国传说中天狗的形象相距甚远,逐渐变成了脸为大红色,有着高高的鼻子,有点像长臂猿,身材十分高大,穿着修验僧服、高齿木屐,手持团扇(羽扇)和宝槌的奇怪怪物。他们住在深山之中,具有神力和超能力,具有让人类感到恐怖的力量。

(大天狗图绘    即使后来对天狗的形象多有加工,但其标志性的红色面具、大鼻头、修验僧服以及手持团扇的极具辨识度的形象特征依旧得到很好的保持。)

而通过妖怪大师水木茂的《妖怪大全》便可窥得几分,除去日本主流文化中将天狗分为天狗、大天狗、鸦天狗以外,各地乡野的传说中还充斥着诸如“神隐”、“天狗倒”(夜里听见树倒了的声音,次日去看,却发现并没有树倒下)、“天狗凭”(即被天狗附身)、“天狗砾”(山谷中,狂风骤起,乱石纷飞)、“天狗火”(沿海地区凭空出现的怪火,遇到的人会生病)之类关于天狗的传说。而这些传说,不过是将一些离奇或无法解释的现象统统算到了天狗的头上。这也是尽管各类传说中天狗的模样不尽相同,“天狗”之说却广为人知的根本源头。

 

05

/无背锅,不妖怪/

一言以蔽之,不论是中国还是日本,天狗作为广为人知的大妖怪的背后,除去自身最原始的引人注目和无法解释的奇特之外,蒙昧人类的推波助澜和更广泛的“背锅”史,才是天狗在长远的历史洪流中不断被强化,扎根于人心的最深层原因。

“无背锅,不妖怪”,则是对天狗成名史最佳的写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