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2日

广州大杀

神煞,一大鬼提矛戟,数百小鬼跟随,中人心腹则死。


文献

《搜神记》

夏侯弘自云見鬼與其言語鎮西謝尚所乘馬忽死憂惱甚至謝曰卿若能令此馬生者卿眞爲見鬼也弘去良久還曰廟神樂君馬故取之今當活尚對死馬坐須臾馬忽自門外走還至馬尸間便滅應時能動起行謝曰我無嗣是我一身之罰弘經時無所告曰頃所見小鬼耳必不能辨此源由後忽逢一鬼乘新車從十許人著青絲布袍弘前提牛鼻車中人謂弘曰何以見阻弘曰欲有所問鎮西將軍謝尚無兒此君風流令望不可使之絶祀車中人動容曰君所道正是僕兒年少時與家中婢通誓約不再婚而違約今此婢死在天訴之是故無兒弘具以告謝曰吾少時誠有此事弘於江陵見一大鬼提矛戟有隨從小鬼數人弘畏懼下路避之大鬼過後捉得一小鬼問此何物曰殺人以此矛戟若中心腹者無不輒死弘曰治此病有方否鬼曰以烏雞薄之即差弘曰今欲何行鬼曰當至荆揚二州爾時比日行心腹病無有不死者弘乃教人殺烏雞以薄之十不失八九今治中惡輒用烏雞薄之者弘之由也

《太平广记》鬼七

西便西使

《太平御览》卷八八四

夏侯弘忽行江陵,逢一大鬼,投弓戟急诌,小鬼数百从之。弘畏惧,下路避之。大鬼过后,捉一小鬼,问此是何物。曰:“广州大杀。”弘曰:“以此矛戟何为?”曰:“以此杀人,若中心腹者辄死,中馀处不至于死。”弘曰:“治此病者有方不?”鬼曰:“杀乌鸡薄心即差。”弘曰:“今欲行何?”鬼曰:“当荆、扬二州。”尔时此二州皆行心腹病,略无不世者。弘在荆州,教杀乌鸡薄之,十得八九。今中恶用乌鸡,自弘之由也。

flag1

1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