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3日

山魈


公众号:九州妖怪百集

作者:云中漫步


脱险

今晚上的月色很好,把地面照的很是亮堂。
一支商队趁着月色经过双山岭。这些年世道不太平,尤其是这双山岭,常有土匪出没。商队选择晚上赶路,躲避土匪的事情,并不少见。但能不能躲得过去,却还是两说。眼下的这支商队,这次的运气显然就不太好。
只见商队前面的路上突然出现了数个火把,一群人吵嚷着向商队走来。
这支商队老板姓方,长着一张爱笑的脸,待人很是和气。一向笑嘻嘻的方老板发现商队前面有火把出现,那张笑脸眨眼就变成了一张黑脸。他心知不好,夜晚行走的商旅为避土匪,是不会点火把的。因此立刻叫商队后撤。却发现不知何时,后面的路上,也出现了一帮点着火把的土匪挡住了路。
被包围了,两边都是山林,人带着货物是不可能走的掉了。方老板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去和土匪交涉。
“各位爷,我这都是做小本买卖,还望各位爷行个方便。”说着,就将事先准备好的一袋银子给匪首递了过去。
匪首拿起袋子掂了一下,不满地道:“你们这么多人,就这么点银子,打发叫花子呢!”
方老板没法,只好和匪首说:“还请各位爷稍等下。”说完又回到商队和众人商议,再出一些银子,花钱消灾。
此时,商队中不知道谁突然嘀咕了一句:“土匪了不起啊,杀人越货的,迟早会遭报应的。”声音虽不大,奈何这晚上安静啊,在场众人可都听得清清楚楚。
商队众人一下子都愣住了。
那匪首一听这话,立刻怒道:“哟,还真有不怕死的啊。弟兄们,给我杀了他!”立刻一帮子土匪拿着刀冲了过来。商队中也有不乏血勇之人,掏出了家伙,转眼就对战了起来。方老板一边叫大家都停手,一边跑向匪首,试图劝说,却直接被匪首一脚踹一边,半天没爬起来。
两边一打起来,可就收不住势了,很快就有数人受伤倒地。
也有人见打杀起来就想逃跑的,例如商队帐房先生徐天长,在看一个土匪挥刀向他走过来时,吓得他是转身就跑,也不辨方向、只管拼命向着山林子里面钻去。

奇遇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人也累了,徐天长看后面没动静了,又看了下,确定没人追上来,便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坐了下来休息。过了一会儿,徐天长发现后面林子有了动静,顿时吓了一跳:有人追来了?
他小心翼翼地从石头后面探出了半个脑袋观望。却发现了一队约五、六只似人似猴的独脚怪物,有的歪戴着红帽子,有的将红帽子拿在手上,一行蹦蹦跳跳地从林子中穿过。
他们最后面还跟着一只小怪物,高不到一尺,因为幼小,所以速度要慢一些,偶尔还会跌倒在地上。前面的怪物们跳得很快,不一会儿就把小怪物甩在了后面。但每过一段时间,它们又都会停下来等小怪物,如是反复。
徐天长看着这种怪物就觉得在哪听说过。独脚?似猴?喜戴帽子?这不就是山魈嘛。书上说它们晚上活动,怕阳光。头上的红帽子据说有隐身效果,能隐能现。
他想,他要是有办法办法弄一顶,就不用怕土匪,可以安全回家了。于是,他大着胆子,吊在小山魈后面跟踪它们的去处。最后,徐天长发现所有的山魈来到一个小山坡,在靠近一个大树旁边时就一个个消失了。等了好久,都不见有山魈出来。
徐天长慢慢地来到大树底下,做了个大大的记号后,便到附近找了颗树,爬上去休息去了。
到了第二天太阳升得很高的时候,徐天长才从树上爬下来,寻着记号,查找山魈休息的地方。还真被他找到了。一个被野草遮盖的小山洞,仅两尺高。徐天长小心翼翼地、慢慢地爬了进去。
山洞越往里面,就越显宽敞起来。爬了七、八丈后,就进入到一个面积约有二十丈左右,高有三、四丈大小的空间。里面横七竖八地睡了九只山魈,比他在夜里看到的还要多几只。所有山魈都在里面睡觉,红帽子被他们胡乱扔了一地。
徐天长轻手轻脚拿了一只离他最近的红帽子,便退出了山洞。

骤变

徐天长回到家不到两天,债主就上门了。
一个胖子带着一个家丁,来到了徐家。到门口就大声叫着:“徐天长、徐天长,出来。你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能还?还想拖到什么时候?”
见屋里没人吭声,又喊道:“你下个月要是再不还我钱,我就拿你家那菜园地抵债了。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看不到你。就你躲在这大窟窿小眼的草屋里,还真以为我没看到你啊。”
这会儿,徐天长的妻子正好从外面回来了。看到胖子,立刻脸上带笑迎了上去:“李老爷啊,今天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
那胖子连道:“别跟我说这些,我知道你男人回来了。告诉他,下个月再不还钱,我就拿你们家那菜园地抵债。”说着,和那家丁径自走了。
再说徐天长,在屋里听到那胖子的话,心里真不好受。你不就是有钱嘛,我非要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把你的钱都拿走,看你还拽。
心中正胡乱想着,突然想起自己带回家的红帽子,不是有隐身的效果嘛,我要真隐身了,第一个把你这死胖子家的钱都拿走,让你也当个穷鬼。
想到这,便在屋里找起那红帽子来。徐妻进屋正好看到这一幕,就问:“你又在家里找什么呢?”徐天长回道:“我找到了,就这帽子。”
他边说着,边拿起红帽子戴在头上,然后在徐妻面前转了一圈。问道:“你能看到我吗?”徐妻听到他的声音就在身边,却没看到人。便说:“别闹了,多大人了,在家里还躲什么。” 徐天长一听,有门。便走到妻子面前摘下了帽子。
妻子冷不妨徐天长突然出现在身前,差点撞上,先是一惊,而后又道:“在哪学的隐身戏法?有这精力,还不如想想办法,怎么把李胖子的钱还上。”
徐天长笑笑说:“你放心吧,过几天就能还上了。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此后,徐天长真的拿回家很多钱,不仅还了债,还置办了房屋田地。但徐妻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不止一次问他钱是哪挣来的,徐天长都没和她说。妻子很是怀疑,担心这些钱来路不正,却又没有办法。
这天,徐妻发现丈夫红帽子上磨了有一道口子,觉得看不过去,便取了针线,选用了一根和帽子颜色相同的红线,把帽子上的口子补起来了。
看到徐天长回家,就和他说:“我最近这段时间,心里总有些不平静,也不知道为什么。你明天陪我一起去南山庙里上支香吧,求个平安,我也好心安。”

宝物

第二天,夫妻俩一起去南山庙上香去了。中午的时候路过镇上,看到好多人围在一起,不知道是看什么热闹。
徐天长很好奇,就和妻子说,你在这等下,我去看看。等徐天长挤到人群里面时,发现原来是一个过路的商人,想要买张屠夫杀猪的案板。
那商人说:“张老板,你这个案板真的不普通,我愿花一百两银子买它。”张屠夫却说:“一个案板,不值什么钱。我要是收你一百两银子,传出来,人岂不说我张屠夫坑人?平白坏了我名声。再说了,我这案板用了几十年了,早用顺手了。几十文给你,让我换个新案板,多麻烦。不卖。”
那商人道:“我是诚心想买这个案板。张老板若是怕人说闲话,可以立个字据,是我自愿要买,不是你坑人。”
这时,旁边店铺的李老板对张屠夫劝道:“张屠夫,你要这个案板也就是杀猪,能卖一百两银子,足够你杀多少年猪了。卖了吧,字据我帮你写。”
说着,又看向那商人道:“我看这位商人老爷,你要买案板,可以说说这个案板有什么特别吗?你说出道理了,就算不立字据,也没人会说张屠夫坑人了。张屠夫也好把案板卖给你啊。”
那商人想了想道:“可以,字据立了,先把案板卖给我,我就告诉你们原因。”
很快,字据写好了,双方确认,那商人顺利买到了,便吐露原委道:“这个案板确实不值钱,但案板里面有一血虫,天天吸食案板上杀猪的血,体内结了一个血珠。这血珠才是真正的值钱宝物。”
说着,商人又请张屠夫用刀砍开案板,发现里面真的有一个拇指粗细、遍体通红的虫子,还顺利从虫子的体内找到一个晶莹透亮的红色珠子。
那商人指着案板上的珠子道:“此血珠,必须是木材中天生的血虫,数十年时间天天饮血,才有可能在体内结出血珠,实为可遇不可求的宝物。”

尾声

徐天长看到血珠后,一眼就确定了那一定是好东西,哪里还有心思听商人说道什么。
他悄悄出了人群,戴上红帽子隐身后,依仗别人看不到自己,就慢慢走到张屠夫旁边,试图偷走血珠。
却不知道红帽子上补的那根红线未能隐去。
张屠夫在看血珠时,发现血珠旁边有根红线在空中移动,觉得好是奇怪。顺手拿起刚才砍案板的刀,对着那红线就砍了下去。
众人就听到“啊”的一声惨叫。
徐天长被这一刀当场砍死,帽子掉在了一边,尸体倒在了地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