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1日

黑柱

《子不语》

绍兴严姓,为王氏赘婿。严归家,岳翁遣人走报其妻急病,严奔视之。天已昏黑,秉烛行路,见黑气如庭柱一条,时遮其烛。烛东则黑柱亦东,烛西则黑柱亦西,拦截其路,不容前往。严大骇,乃到相识家借一奴添二烛而行,黑柱渐隐不见。到妻家,岳翁迎出曰:“婿来已久,何以又从外入?”严曰:“婿实未来。”举家大惊,奔入妻房,见一人坐牀上与其妻执手,若将同行者。严急向前握妻手,而其人始去,妻亦气绝。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