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2日

敬元颖

@数星星的胖子

千年铜镜,古镜精。


《博异志》

天宝中,有陈仲躬,家居金陵,多金帛。仲躬好学,修词未成,乃携数千金于洛阳清化里假居一宅。其井尤大,甚好溺人,仲躬亦知之。志靡有家室,无所惧。仲躬常抄习不出,月余日,有邻家取水女子,可十数岁,怪每日来于井上,则逾时不去,忽堕井中而溺死。井水深,经宿方索得尸。仲躬异之,闲乃窥于井上。忽见水影中一女子面,年状少丽,依时样妆饰,以目仲躬。仲躬凝睇之,则红袂半掩其面,微笑,妖冶之资出于世表。仲躬神魂恍惚,若不支持。然乃叹曰:“斯乃溺人之由也。”滋不顾而退。后数月,炎旱,此井亦不减。忽一日,水顿竭清。旦有一人扣门云:“敬元颖请谒。”仲躬命入,乃井中所见者,衣绯绿之衣,其制饰铅粉乃当时耳。仲躬与坐而讯之曰:“卿何以杀人。”元颖曰:“妾实非杀人者。此井有毒龙,自汉朝绛侯居于兹,遂穿此井。洛城内都有五毒龙,斯乃一也。缘与太一左右侍龙相得,每相蒙蔽,天命追征,多故为不赴集役,而好食人血,自汉已来,已杀三千七百人矣,而水不曾耗涸。某乃国初方随于井,遂为龙所驱使,为妖惑以诱人,用供龙所食。其于辛苦,情所非愿。昨为太一使者交替,天下龙神尽须集驾,昨夜子时已朝太一矣。兼为河南旱,被勘责,三数日方回。今井内已无水,君子诚能命匠淘之,则获脱难矣。如脱难,愿于君子一生奉义,世间之事,无所不致。”言讫便失所在。仲躬乃当时命匠,令一信者与匠同入井,但见异物,即令收之。至底,无别物,唯获古铜镜一枚。面阔七寸八分。仲躬令洗净,安匣中,焚香以洁之。斯乃敬元颖者也。一更后,忽见元颖自门而入,直造烛前设拜,谓仲躬曰:“谢以生成之恩,煦衣浊水泥之下。某本师旷所铸十二镜之第七者也。其铸时皆以日月为大小之差,元颖则七月七日午时铸者也。贞观中为许敬宗婢兰苔所堕。以此井水深,兼毒龙气所苦,人入者闷绝而不可取,遂为毒龙所役。幸遇君子正直者,乃获重见人间尔。然明晨内望君子移出此宅。”仲躬曰:“某以用钱僦居,今移出,何以取措足之所?”元颖曰:“但请君子饰装,一无忧矣。”言讫,再拜云:“自此去不复见形矣。”仲躬遽留之。问曰:“汝以红绿脂粉之丽,何以诱女子小儿也?”对曰:“某变化无常,各以所悦,百方谋策,以供龙用。”言讫即无所见。明晨,忽有牙人扣户,兼领宅主来谒仲躬,便请仲躬移居,夫役并足。到斋时,便到立德坊一宅中,其大小价数一如清化者,其牙人云:“价直契书,一无遗阙。”并交割讫。后三日,会清化宅井无故自崩,兼延及堂隍东厢,一时陷地。仲躬后丈战累胜,大官,有所要事,未尝不如移宅之绩效也。其镜背有二十八字,皆科斗书,以今文推而写之曰:“维晋新公二年七月七日午时,于首阳山前白龙潭铸成此镜,千年后世。”于背上环书,一字管天文一宿,依方列之。则左有日而右有月,龟龙虎雀并依方安焉。于鼻中题曰:“夷则之镜。”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首席沙发认证

  1. 李大脚说道:

    这还得从知乎说起